父亲的“爪子”
:笔者: 董军 亲情文章

父亲的“爪子” :笔者: 董军

父亲跳下凳子,拍了拍手,用力推开衣柜门。门关得很紧。嗯,我父亲说,得意地对我咧嘴笑着。我父亲告诉我门的螺丝松了。那个螺丝钉太小了,肉眼几乎看不见。父亲没有使用任何工具,用他粗大的手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