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微精神损伤 ;写文: 心如昕意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今天,辛的心有点痛。我很理解,但我不会火上浇油。我只能冷静下来。

中午,辛说她不想吃,只喝了点汤。我说我在学校吃的。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大课间可以去逛街或者吃同学带的东西。昕没有回答,我就给了她一点米饭,她也没有拒绝。当然,她喝了很多杂烩。然后她开始说话。早上,她被数学老师伤害了,她的心受到了打击。

在数学课上,老师让辛做黑板上的题。辛写的公式手算错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手算错了),丢了一个“2”。老师没发现,学生发现了就说了。老师可能心情不好什么的,斥责:“随便你能做什么题,继续。”这句话严重伤害了昕。她可能会感到羞愧,然后回到座位上。昕坐下后,她的同桌迅速抓住昕的手,小声对她说:“别生气。”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当我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可能还是会放声大哭,但是昕没有。她是一个不喜欢哭的女孩,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受伤。她比我这样的人更容易受伤。

让辛郁闷的是,为什么她前面和后面的同学都犯错了,而她却要在全班同学面前被利用。说实话,老师是这么说昕的,我心里挺担心的,这也是昕第二次被数学老师批评得这么惨,伤了孩子的自尊心。但我不能表明我也不满意。没有任何意义。这只能让昕更难过,于是我安慰她,轻描淡写老师好像是针对她,告诉她:“你不了解老师的性格。他喜欢批评人。他平时说那么多学生很难听话,没少听,只是一时气愤脱口而出。下课后,他可能不记得了。他没有针对任何人。”昕说老师说她说的话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她不应该按照他的意思做下面的题。我说老师说的时候没想太多,但是因为失望,对她要求太高了,也没必要放在心上。事实上,当老师说这话时,他很生气。辛说她难受了一上午。她关心的是在全班面前被批评。

明白,非常明白!但只有明白,我应该做的是给她力量。带馨去学校门口的路上,我告诉她:“你是一个能抗挫折的孩子。在这个阶段,无论你受到多大的打击,都要冷静面对,轻描淡写,不要影响心情,专心学习。”

昕是一个特别容易收拾的孩子。就我的蠢话来说,也很有效。她很快转移了话题。她问我昨天有没有给同学讲过一个女生发霉的食物,我说没有。

辛说,一个女生平时上课总是嚷着要吃别人的东西,却从来不给别人东西吃。昨天,她突然送了很多学生零食吃。辛说她很惊讶,但是她没有吃,所以有些学生吃了,但是吃起来味道不对。仔细一看,已经发霉了,但是有同学生气了。辛说她真的不明白这个女孩怎么会这样,安的心是什么。我说我一定要往好的方面想,这样我的心里才能充满阳光,我才能成为一个快乐的人。这个女孩可能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坏了,但她真的很愿意分享。还有数学老师的批评,可能真的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和希望,但是她的表现太让老师失望了,所以她会说一些看起来有点伤人的话,但是你要意识到老师对她的期望。

说着说着,我到了学校门口。我骑着马回家,什么也没挣扎。相信辛的心情不会受太大影响,她自己也能调整。

说一件开心的事,那就是夸夸辛爸爸,这也是应辛爸爸的要求,让我上网表扬他的。我很高兴,说我会好好夸奖他。

昨天辛爸爸过了非常非常辛苦的一天,晚上7点半左右偷偷走回家,说太累了,要躺下休息。然后他洗了个澡,上床在电脑上看电影。

我去接馨,馨回到家就去他房间学习。刚过十一点,我只听到外面和楼下一声巨响,还有一个男人在哭,在尖叫。我以为一定是吵架或者打架。我赶紧打开窗户,看到两个人在附近一栋楼的转角花园里蹭来蹭去,不时有一个人尖叫起来。我跟辛爸说楼下好像打起来了。辛爸爸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一个旁观者,一个乐于助人的狂热者,于是他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他一眼窗外。辛也看了他一眼,看完之后说他喝醉了,吵。看了一会儿,他就上床继续看电影。

楼下一直很吵,所以我时不时地开窗。因为太晚了,也没有人经过,楼上看不清楚,但我能看到三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睡衣的女人。我以为可能是一对夫妻,男方可能是因为平时对老婆要求严格,情绪过于严重低落,所以抱怨酒喝多了。女人一直抱着男人,想把他拉上来。站在他旁边的人不会把它插进去。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看着它。他不时上前说几句话。我觉得可能是保安,不能太过分,只能鼓励他。男人不时地吼叫和哭泣,嘴里说着什么。这个地方从花园转向马路,然后转向社区路边的栅栏。醉汉总是在地上打滚。

已经11点35分左右了,楼底还很吵。我认为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如此大惊小怪是没有关系的。看来女人动不了男人。为了防止这个社会显得过于冷漠,需要有人帮助。于是我打电话给昕爸,问他会不会下去看看,帮喝醉的人一起回家。昕爸穿好衣服,二话没说就爬下了床,昕正要洗澡的时候,他说:“别下去了,别再惹麻烦了,她有点着急。”。我什么也没说,喝醉了,没打架。昕爸没穿袜子,直接穿上鞋子,拿着手电筒下楼了。我站在窗前,看着辛爸爸如何帮助喝醉的人回家。

没想到,昕爸跟醉汉说了几句话,隐隐约约听到了喝水的事。不到两分钟,醉汉就起来了,几个人一起回家了。我赶紧跑去找正在洗澡的昕,说她爸爸真有才华。三言两语,她就把人带回家了。昕问怎么弄,我说不知道。昕笑了笑,我走了出来。这时,辛爸爸已经打开门,坐在椅子上换鞋了。我笑着说他太有才了,三言两语就搞定了。问他说了什么。昕爸也笑了,只好在网上夸他。我很高兴,说有必要。

昕爸告诉我,他下去找他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他喝醉了。我旁边的人回答是。鑫爸问两人喝了什么,说是父母。当时那个醉汉说想和领导好好谈谈。昕爸大声正色说:“我是你的领导。起来带我去你家,帮我倒杯水和我好好聊聊。”男人一听,乖乖地站了起来。昕爸继续:“你拖着你爸妈,我们去你家坐坐聊聊。”醉汉什么也没说,和他一起回家了。

昕爸说他家在一楼,很快就被送回家了。我说我不是真的进来说话。昕爸说他半夜能管那么多事,就送他回家吧。还有人说男生是保险工,看来平时工作压力很大,不然不容易喝醉吵吵闹闹。

我真的很佩服辛的爸爸。他的父母半个小时没让人回家,所以他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