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 、发稿人: 邵志创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总是在不同的地方遇见这个孩子——匆匆忙忙的上班路上,在接女儿学古筝的少年宫,在饭后散步的河岸。每次见到他,我总是穿着同样的服装,一件浅蓝色的学生制服,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步履蹒跚,步履蹒跚。他经常右手拿着一个布袋,里面显然装着几本书。也许是怕丢了包,所以他总是紧握包口,包随着身体前后摆动。我知道这个孩子病了,我们就在不远处。但心里总有一个疑问。家里的大人在哪里?为什么没人来接你?学校可能不远,但少年宫离家至少两公里。它必须穿过几条路和几个红绿灯。人和车在车流中穿行,大人如何放心?

周末,我在离家不远的澡堂又遇到了这个孩子。

澡堂里洗澡的人不少,光着身子来回穿梭。偌大的房间里充满了水,孩子们的嬉闹,大人的吆喝,洗衣人的吆喝,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都是平和而自然的。我常常想,人可能只有在澡堂里才是最真实最平等的。有时候衣服真的是伪装。一旦人们穿上它们出门,就会有“身份”的区别。

“大叔——大叔,我可以在这里洗吗——?”一个结结巴巴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打乱了我的思绪。专注地看,嗯?这不就是我经常在路上遇到的孩子吗?他的手中还握着一个中年人。在他手里,有东西可以洗澡。这是他的父亲吗?

我迅速闪开,给他们让路。

“谢谢大叔——大叔”!他似乎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所以他很快感谢了我,这不可避免地让我有点尴尬。孩子扶着中年男人慢慢走下淋浴间,把他放好,又站在我身边洗漱起来。在孩子给中年人来回递东西的运动中,我发现中年人是瞎子!我忍不住问:“那是你爸爸吗?”

“ mm ”!这孩子的回答很有力。

“你在四十四中”读书吗?

“是的,大叔——大叔,你知道——我”吗?

“我经常在少年宫看到你。你在那里做什么?”

“我在那里学计算机,平面——设计。”

“哦,你真棒!”我向他竖起大拇指。

孩子笑了笑,不再说话,转身去蹭父亲的背。在他面前,他更瘦了,胳膊腿细得像棍子,左腿胯骨高,全身畸形。但是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他的话语总是坚定的,他似乎没有意识到周围异样的目光和疑惑。

很快就会被洗干净。坐在床上,点上一支烟,追忆着所有问题被解决的过程,内心却夹杂着一种别样的味道——,无论是为孩子的身体和家庭不幸而悲伤,还是被他的力量和自信所感动……

孩子已经洗好了,抱着爸爸走了出来。他拉着父亲的手,微微前倾,轻声给父亲指路。他们慢慢地穿过一排排的床,走向他们的衣柜。

我很想过去帮助他们,但是我不忍心打破这个动人的画面。孩子是父亲的灯塔,父亲是孩子的拐杖。他们如此心照不宣地相互合作,展示了相互信任的力量。我有什么理由去怜悯,去施舍,去打破互相帮助的和平与和谐?

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原因,见证了太多的不幸,感觉麻木了。但是孩子和爸爸一起走的身影经常印在我的脑海里。世界上有太多的伙伴见证着不同的利益。只有孩子和父亲才是美丽高贵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