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海洋的文章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散文赏析

大海将我拥入怀中

文/傅

我下了车,一转身,意外发现巨大的太阳即将落到海平面。这一天,太阳晒得精疲力尽,但就在这时,太阳出乎我的意料。它的柔谱,像流动的泉水,冲走了疲劳的无影无踪。把旅程抛在脑后,我匆忙赶到海边的水泥平台,看着面前的神圣物品。

海阔天空,船只来来往往,这是一个繁忙的渔港。也许大家都忙得顾不上夕阳,或者习惯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只有我一个人在看日落。

太阳是橙红色的,不显眼,而且越来越大。当它接触水面时,达到最大值,相当于卡车轮胎的大小。在太阳撞击海面的瞬间,也许冲击力太大,无数的冲击波立刻出现在海面上。金色的涟漪,在幽幽的夜色中闪烁,给人一种庄严而美好的遐想。我突然想到,太阳已经在天上运行了一整天,而且已经落在海里了。它的命运是什么?怀着这种好奇心,我有了看日出的想法。

这是我第二次来涠洲岛。第一次是去年,也是5月下旬,我陪着苏从北京来到我们的雷州半岛。涠洲岛是中国第32大岛,北临东岛,西临雷州湾,东南临南海,纵深太平洋,是观赏日出的最佳去处。经过询问,最好在那里看日出。我们下午4点从湛江出发,穿过东岛,在东南码头等轮渡。没想到等了三个多小时才到渡口,已经是涠洲岛晚上十点多了。匆忙吃完晚饭后,我开车去了现场。

朝岛民所指的方向走。岛上的夜间道路上汽车很少,偶尔会有一两辆灯光微弱的摩托车。好几次想停下来问路,但又不想路边的门被关上。开了20多分钟,看到一道强光从天而降,心想:“是涠洲岛的灯塔吗?”?

在一个岔路口,离开水泥路,进入一片香蕉田,天空中的光束越来越强。几分钟后,瓦州灯塔出现了。关灯,天黑了,只有塔上的光束一直转。瓦州灯塔是目前世界上仅有的两座水晶抛光灯塔之一,与伦敦灯塔、好望角灯塔并称为世界著名的三大灯塔。

灯塔通常建在离海不远的地方。我想我明天早上来这里的时候可以找个地方看日出。

第二天早上四点,我们准时出发,前往涠洲里的灯塔。在灯塔大院的入口前,沿着栅栏有一条岔路。我想跟着大海走就能看到大海。山路凹凸不平,狭窄,刚能走,上一个坡,下一个长坡,是农村常见的窄水泥路,左右两边种着芭蕉树。当你到达十字路口时,向右转,它就在灯塔后面,那里应该藏着大海。香蕉地的路口太多了,掉头,有路,停车,而且我看不到灯塔的光,这时我意识到我们离灯塔很远。道路上有一个路标,某某港。既然有港口,我们当然可以找到大海。走了十几分钟,有个村子,一个早起的人正忙着停车。他从村子中间带路,从那里转到那里,再转到那里,把我弄糊涂了。当他说村庄并问路时,我明白了。进入村庄就像进入迷宫,最终走出村庄。天已经亮了。经过询问,他们让我沿着迂回的道路去阎娜。虽然是环岛路,但是路况很差,路很窄。

有时你可以看到大海,但是灌木丛太厚,到处都是岩石,所以你根本无法穿过它。当明亮的太阳出现在树木之间的缝隙时,我们仍然找不到去海滩的路。角色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们朝着旭日东升的方向奔跑,我的心里充满了焦虑和愧疚。苏叫我停车。她透过太阳升起方向的香蕉树的尾巴,从窗户拍了一张照片。太阳还没有出现,但是它的光已经把周围的云烧红了。她发了一条微信:“飞向太阳,我迫不及待想插上翅膀。我从来没有。我希望我的车能变成直升机。

看不到日出,所以遗憾离开湛江。这次我不能再错过机会了。

四点钟起床,直接去阎娜。这次我没有选择阎娜海滩,而是选择了阎娜海滩旁边的珍珠养殖场。有一个伸入大海50多米的小码头,地势高,视野开阔,是看日出的最佳地点。

4点30分,天还是黑的,天空布满了明亮的星星。码头上停着一辆运冰车。一群人把新鲜的鱼虾从船上搬到岸边,称重后放在冰车上。我走过去用手机拍,一个人走过来用手挡住镜头,说他不会停止拍摄。他问我从哪里来,在这里做什么,派了一个人跟着我。我走到码头尽头,跟踪者告诉我太阳升起的方向。

大海漆黑一片,只听见海浪的声音。我一直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我开枪。为什么派人来监视我?他们在做一些不一定是人类的事情吗?我突然想到这是一个休渔期。他们的行为没有违反休渔期吗?想到这里,我放下了心,不再去想他们。

我向东看去,仍然是黑色的。转过身向西北望去,可以看到瓦州灯塔旋转的光束,光线似乎照在我的脸上。毫不奇怪,据说它的光可以达到26公里。风从南方吹来,很硬,摸着我的脸,感觉很重,我的眼睛几乎睁不开。我曾经在陕西华山北峰看日出。在山上看日出使天空突然明亮,然后太阳从云层中跳出来。太简单了,让人尝起来很好吃,也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海上的日出也是如此?它们之间有什么区别?我很期待。

4点50分,一个白色的小嘴出现在远东,仿佛守夜的老人用钥匙打开了夜门。那个点渐渐明亮起来,扩大了,好像半夜有车从远处开过来,因为太远了,光线太弱,风一吹就会熄灭。十分钟后,天空变得湛蓝而清澈。大海反射着它的光,然后天空和大海的边界看不见了。靠近亮口,是黑色的。当黑色消失时,海和天的边界就出现了。这时,天空的一半是蓝色的,而我的头和背仍然是黑色的。在大海的东边,一条银装素裹的路正向我走来。是不是有人故意为我铺好这条大道,迎接即将到来的太阳?其实我来的时候,满天的星星在夜空中神秘地闪过。星光覆盖在海面上。它微弱的光线太暗,却照亮了我的心。听着海浪的声音,我知道大海在欢快地奔跑。看不到它的疲惫,却能触摸到它舒展的腰肢,魅力无穷。呈现的蓝色隐藏了女孩的娇羞和圣洁的眼神。她是波塞冬的女儿吗?她想牵着我的手,走到太阳升起的地方。今天早上,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5点半,好像有人在南北两侧夜跑。夜幕下,蓝色已经向南扩散,整个海面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大海是一条弧线,从东到南到西,环绕着我。脚下的海浪冲击着巨大的岩石,蓝色的海水,冲击着岩石,变成了白色的浪花。看着海浪反复冲向崎岖的石头,我觉得就像看到了人的一生,或者自己的一生,有着同样的破碎,同样的悲欢离合。海浪不停地奔跑,在岁月里,看不到它的衰老,永远是一张湿润的脸,而我自己,走走停停,已经被岁月消磨掉了原本的光彩。

5点35分,东方出现了红色,光线越来越强,但没有刺痛我的眼睛。我知道太阳马上就要来了。五点四十五分,太阳出来了。我想一个新的生命即将诞生。

这时,从东到西到南出现了带状云。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当太阳露出头时,它迅速向太阳的方向移动。我惊讶地发现,它其实是一条巨大的龙,抬起一双锋利的前爪,张开大嘴,冲向太阳。当整个太阳露出水面时,天龙咬了一口太阳,似乎在和某个人拼命抢夺太阳。突然,我醒了。太阳落海后,水龙一口吞下了夕阳。经过一夜的折腾,水龙吐出了阳光,与龙飞上演了一出好戏。

我兴奋地拿出手机,想告诉苏这次的奇遇。不幸的是,她没有接电话。也许她在做一个美丽的梦。而我让大海在我怀里,我也不再是一个苟且偷生的角色。

我终于看到了大海

文字/龚焕新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听过一个关于海女儿的美丽而悲伤的故事。对于我这样一个会做梦的女孩,我已经无数次在脑海中勾勒出大海。她温柔、安静、神秘,更有无限的悲哀。看海,看海,成了我儿时的梦想。终于有一天,我第一次带着崇拜的感觉看到了大海。

脑子里只有两个字:浩瀚。前面是蓝色的,从脚蔓延到前面,与天空中的天空融为一体。这片蓝色带着神秘又熟悉的亲切感。在你面前静静地流淌,然后静静地涌入你的眼睛。当时真的体会到了这样一种感觉:安详、熟悉、母性。在她面前,你会觉得自己渺小而傲慢,你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饥饿的孩子,被她温暖而甜蜜的拥抱所吸引。远处,天空和大海之间,一只小海鸥在海面上游荡,不时掠过海面,深情地亲吻着大海。那不情愿的哭泣让我觉得,他们是依恋这蓝色的拥抱。

面对大海,太阳似乎为自己感到羞耻。他低下头,扑倒在大海脚下,收起暴躁的一面,羞涩地将柔和的阳光洒在海面上。美丽的海面被金色的面纱覆盖;清新的水蓝色连衣裙还镶嵌了无数金色闪亮的鞋带,奢华优雅又不失稳重。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分散的点,随着波浪的起伏而隐约出现。除非天上的星星冲进这广阔的蓝色怀抱?那些千万颗星星,跳跃着,舞动着,追逐着海浪,在海浪的顶端嬉戏着,像精灵一样难以捉摸,可爱而神秘,这让大海有一种跳动的灵性之美。

海风轻轻地摇着她的蓝色裙子,她美丽的头发似乎期待着它。我静静地凝视着,感受着这一刻流淌的自然美和淡淡的忧伤。回忆在幻想中逐渐丰满起来。想起那场及时雨,我还是觉得无边无际。一望无际的海水,海面上弥漫的薄雾,被雨水浸湿的眼镜,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海水的颜色由浅变深,导致断层突兀。我有一瞬间心情很糟糕。

然而,当我坐在岸边,用一件乱七八糟的外套蒙住头时,我看到了雾蒙蒙的多雨的大海。孤独的海,沉默的雨滴。从云上跳下的雨会唤醒刚刚睡着的大海。滚滚的蓝浪,淡蓝色化为墨色,斜斜的细雨,铺展成一幅淡淡的水彩画,没有雕琢,朦胧而浪漫。大海的美,无与伦比,献给国家,被雨水释放。脱下鞋子,让你的脚贴着海浪。后来,雨停了。海面上雨雾迅速开始,海面一片宁静。海浪不时拍打着岩石,发出轻微的歌唱声。此时的大海,又有多少诗人的气质。平静、深沉的背后,微微吟诵着一首温柔而宁静的大海诗。

一直无语。我将把大海永远深深地刻在我的灵魂里,永不消逝。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承诺。

对海洋的容忍

文字/快乐船

大海有大海的包容。

大海博大无边,包容万物。

据说,仅中国海域就有2万多种海洋生物,包括海洋动物——,如海中猛兽、各种鱼、龟、虾、蟹;还有海洋植物——,如海葵、底栖藻类、绿藻等。它不仅能容纳巨大的蓝鲸,还能容纳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微小浮游藻类。它可以容纳像虎鲸和鲨鱼这样凶残的暴食者,也可以容纳像儒艮——海中的美人鱼这样温柔的人。它还能容纳漂亮的鸳鸯、蝴蝶和鱼,以及长相丑陋的毒玫瑰。水母表面可以轻盈飘逸,珊瑚可以自由呼吸,在水下快乐生长。当然,大大小小的船只都可以在他的水面上自由畅游,什么都可以。

其实在它博大的胸怀里,它的包容让万物纷扰,和谐共处,形态各异,五彩缤纷,纷繁复杂,生机勃勃,趣味盎然。

因为它的包容,成千上万生活在它怀中的海洋生物,按照自己的生活轨迹,充分享受着广阔的生存空间,享受着生活的自由和——自由呼吸、自由生长、自由游动、快乐相遇、快乐共存、快乐离去的快乐。

大海的包容与海洋生物自由快乐的成长相交融,形成了意境宽广、意象和谐的史诗,形成了音域宽广、节奏多变、音色多变、美轮美奂的交响乐。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海洋中无数海洋生物的生存和节奏,海洋会是多么的孤独和单调,会是多么的枯燥和乏味。如果无数海洋生物不被大海容纳,他们的身体如何支撑和储存,他们的自由和快乐如何被诠释和宣传?

所以,大海只是一片没有多少海洋生物的死水,或者根本只是一片毫无意义的虚空。许多海洋生物已经离开了海洋,但是还有无数的丧尸,或者说它们根本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海洋和海洋生物原本是相互依存、共存的生物。

面对众多海洋生物,大海的包容源于对本质的谦卑和对丰富的渴望;在大海的怀抱中,许多海洋生物的敏捷源于生命的无奈和生存的需要。

因为许多海洋生物的存在,海洋才有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海洋生物面前,大海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也不是皇帝。它没有被颐指气使的意思,它是自尊的。没有必要对许多海洋生物进行钳制、控制和保持沉默。因为海洋的存在,很多海洋生物有了生存的基础和支撑。在大海面前,海洋生物知道自己不是娇生惯养的婴儿,也不是寄生虫。他们无意谦虚,也无意屈服于自己的荣誉。他们不必向大海低头。

大海的宽容源于它广阔的本能境界,而不是肉食者给予的仁慈。海洋生物的自由和快乐也来自它们活泼敏捷的天性,而不是卑微者的感恩。

大海的包容,因为海洋生物的自由和快乐,展现了大气和爱。海洋生物的自由和快乐,因为海洋的包容而展现出美丽和幸福。

我羡慕大海的包容,我羡慕海洋生物的自由和快乐。

我喜欢这片蓝色的海洋

文/孙

今年春天,东西部扶贫工作全面铺开,山东青岛助力甘肃陇南市。有幸飞到青岛开展司法行政领域的东西扶贫活动,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茫茫大海。对于生长在甘肃陇南大山深处的我来说,大海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半年后,当我再次来到青岛时,我再次看到了大海,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情况。

海之初印象

飞机飞越青岛时是下午5点。透过机舱的椭圆形窗户,我第一次在高空看到了青岛和浩瀚大海的全貌。远处,一轮红日西落,海面光彩夺目。在海和天的交界处,船帆摇摆,夕阳闪耀。天空映衬着大海,大海反射着天空。我分不清大海在哪里,天空在哪里。俯瞰一片红瓦绿树,高楼大厦沿着蓝色的海岸线延续。这就是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它比我想象的更加美丽和壮丽。机舱里的人被夕阳的美景渲染,莫名兴奋。这是我对大海的第一印象。

倾听大海

飞机着陆后,夜晚已经开始了。开了一个小时的车,终于在崂山区海口路青岛司法培训中心住下了。听了青岛司法局接待的同志说,离海很近,只有500米左右。于是,我以为饭后可以去海边亲近向往已久的大海,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就草率了。我迫不及待地骑夜行,一路上奔向海边,渴望看到大海的风采。然而,远处的大海如此黑暗,我什么也看不见。你只能听到汹涌大海的咆哮,如战场上千军万马的颠簸和咆哮,令人叹为观止,望而生畏。因为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海边,又不熟悉地形,所以不敢怯生生地靠近,因为我怕一不小心,前方就是万丈深渊。所以,我们只能沿着栈道微弱的灯光走,听着大海的轰鸣,遐想着大海的样子。激动,神秘,向往,怕心,失望……。在寂静的房间里,我仍然能听到大海的咆哮。我听了,想到曹操“面朝东边碣石观海。想起海子的现代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记得唐朝的诗:“月亮,现在已经在海上长满了,照亮了整个天堂”和“春江潮汐连海平,和大海明月潮汐在一起”。想起苏轼的“,岩石破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我更喜欢余光中的《悲伤的船歌》。“一张破旧的白帆错过了一半的微风,却引来了两三只海鸥”……做白日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看日出

第二天拂晓,我沿着昨晚的路来到海边。大海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透明、深邃、宁静而温柔。虽然不是很亮,但是在海和天的交界处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光芒。我知道太阳即将升起。我依稀看到海面上摇曳的渔帆的模糊影子,有的向着太阳航行,有的向着岸边驶来,还有一些海鸥在海面上翱翔的美丽画面,海浪一个接一个地向岸边涌来,远处的岩石勾勒出轮廓,一切都铺陈出一首清晨的水墨诗。大海的声音还是和昨晚一样,但我不再害怕,因为我看到的不是深渊,而是柔软的沙滩。无尽的波浪拥抱着海滩,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岩石。飞珠之后,它们突然返回大海。清晨的光线让我兴奋不已,拿出手机,不停地拍摄,交朋友,仿佛想让所有的朋友都看到这美丽的风景,但写心情的时候,只有感叹词“ Great ”,昨晚那些诗句我一个字也想不起来,只努力用相机…/记录下这美好的瞬间。

过了一会儿,海面的样子变得越来越清晰明亮,海面上的海鸥和渔船也越来越多。我变得越来越兴奋。我大喊,我在海边跑……。这是我大中华区的大海上边界,我太激动了,情不自禁。

最后,太阳从地平线上跳了出来,突然间,整个世界变得明亮起来。强烈的灯光照在黄海上,岸边美丽的高楼大厦,海边的奥帆中心,红瓦绿树,整个青岛。强烈的光线照在我的眼睛上,让我不敢直视海天交界处。这时,越来越多的人早早起床,在海边做早操。海鸥成群结队地飞去海边捕食。大多数渔船去海上捕鱼。群山是绿色的,红色的太阳在开始时升起。美丽的青岛迎来了崭新的一天。

赤脚踩在沙滩上

当我们完成一天的工作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们和同事换了便装,直接去了海边。在海边,我们挽起裤腿,赤脚走在沙滩上,呼吸着微咸的空气,享受着海风的温柔。突然,海边的一位吉他手在风中弹奏了一首台湾省歌手郑志华的老歌———《水手》,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回荡。我记得歌词大概是:“小时候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腿,光着脚踩在沙滩上,总是幻想着大洋尽头的另一个世界,总是认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子汉,在咸咸的空气中自由呼吸,然后耳边传来哨声和水手的笑声…/[/。

不同的海洋

接下来的几天,我还要去青岛的著名景点游玩,如崂山、栈桥、五四广场、八大关、奥帆中心、金银滩……,这些都与大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诠释了大海永不单调的无限魅力。对于常年在大山深处的我来说,大海的美似乎永远看不到,大海的魅力也永远看不够。我穿过海底隧道,穿过胶州湾跨海大桥,看到了国家深海基地和天然良港,参观了祖国的军舰,登上了远洋万吨级大船……。感受着不同海洋的魅力,赞叹着祖国的繁荣……。大海似乎是无穷无尽的。

结束语

几天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收获了很多。离开青岛和大海。当飞机再次高飞时,我可以通过机舱窗户再次看到青岛和大海。它和我刚来的时候一样漂亮。……再见,美丽的青岛,我爱你,蓝色的大海。相信通过东西部扶贫,我会经常有机会再次出海。也许那时,我会带着妻子和父母去看海,享受海的味道,品尝海鲜的味道,在祖国美丽的沙滩和蔚蓝的海岸线上留下家人的足迹……

大海的呼吸

文/苏

我突然屏住呼吸想说一句漂亮的话。这个词就是“大海的气息”。我第一次想到用“呼吸”来形容大海,并且第一次把这两个普通的词联系了起来。当这个词突然在我脑海里闪过时,我正坐着,坐在大海的气息里。我其实已经坐在大海的气息里30多年了。

现在,我熟悉海洋这么多年了,它因为有呼吸的能力,变成了和人类一样的生命体。它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在无垠的天空中蔓延,胸膛剧烈波动,一浪推一浪,汹涌澎湃。那些波浪只是来自海洋心脏的脉搏,是火红生命的标志。

蕴含无数生命的海洋,被“呼吸”这个词赋予了生命。是的,波浪是它的呼吸,潮汐是它的呼吸,暗流是它的呼吸,漩涡是它的呼吸,水下鱼的每一次穿梭都是它的呼吸,侧喷的每一次跳跃都是它的呼吸。炎热的夏天,黄昏时分,当一天的工作结束挥汗如雨的时候,微弱的海浪声再次在我们心中响起。我们被大海神秘的气息拖着离开城市,奔向大海。我们用线性的身体优雅地分离柔软的海水,进入大海澎湃的身体,立刻为其沉重而蓬勃的呼吸抓住灵魂。它粗重有力的呼吸让我们头晕目眩!它强大的气息试图让所有深深卷入其中的人都参与进来,它的气息惊心动魄!

呼吸的海是生动的海。

太阳从裸露的海面上流下,风呼啸而过。白鸥和白帆在起伏多变的蓝色胸膛间穿梭,白海豚跳跃的魅力偶尔也是传奇。哦,呼吸的海洋,它在呼吸什么?它博大的胸怀包容了日月星辰,云霓于洪的浪心变化很大。它的浪漫爱情是与天的相思,与云的浪漫爱情,与怀中所有生命的爱情。它的波浪在呼吸中把小船推向顶峰,完成了天空的每一个诉说;它的浪花一口气扑向岸边,实现了对大地的每一次拥抱。它的喜怒哀乐,它的温柔和威严都表现在每一次呼吸中。

大海的气息使海边城市的空气湿润清新。来自海之心的气息终日弥漫在空气中,城市笼罩在蓝色的宁静与安宁中。世界上最大的生命体在和我们一起呼吸,用它宽广的胸怀在无常的天空下日夜祈祷,用它洁白的浪花轻轻地歌唱,祈求仁慈的上帝给这片土地上所有的生物以安宁的家园和幸福的心灵。

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我的思想是开放的,我的心情是愉快的。我看着一片白云在大海和空气之间悠闲地漫步。我独自沉醉在一本书里。我柔软的窗纱轻轻拂过,我感受到来自大海的深深呼吸。我拖着微弱的树影在街灯下自由漫步。我穿过城市的灯光,捕捉大海的微弱气息。一缕凉风吹在我的头发上,我感觉到了大海温柔的气息。整整365天,我被大海的气息笼罩着,我不自觉地和大海一起跳动,不自觉地把许多乡愁和梦想交织进大海的气息里。哦,大海的气息编织着每一个平凡或陌生的日子,编织着春天去秋来的无尽岁月,编织着夏天跳进大海的美好心情,编织着冬天独立海滩的孤独期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