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走在那条老街上 ,文章作者: 雨袂独舞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很久没有踏上奶奶家附近的老街了。今天黄昏,我一个人去了,去看了那条让我梦寐以求,难忘的老街。

我面前的老街依旧是老街,但老街的风景不再是我怀念的那条。当我发现老街不再是我所怀念的,我突然后悔今天的决定。也许如果我没来,今天就不会失落失望了。

记忆中的老街,它让我觉得简单而亲切,老街就像一个简单而温柔的古代女子,有着无尽的优雅魅力和淡淡的幽香。

我清楚地记得老街是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两旁是木屋和木建筑,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挨着一个。蜿蜒的街道,众多的店铺,古色古香的门匾,驳墙,屋顶上疯长的瓦松组合在一起,宛如一幅江南水墨画,意境深远,耐人寻味。

其实老街只有400多米长,却给我留下了丰富美好的回忆。记忆中的老街,像一首优美的宋词,静静地散落在我的记忆枕上;它就像一首简单的民歌,在我记忆的天空轻轻飘扬。

小时候一直住在外婆家,所以对老街很熟悉。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追查过老街的来历,但暗自猜测,老街一定是历经沧桑,见证了红尘的许多悲欢离合。长大后,每次看老街,都能体会到它的历史深度。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喜欢在那条老街上流连,因为大葱、鞋底、红豆饼、棉花糖等诱人的食物总是让我流口水,舍不得离开。

过去,老街的老茶馆几乎每天都爆满,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白天,通常三四个人,或者五六个人,七八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喝茶的人,聊着聊着,从南方转移到北方,只要花35美分,或者12美分,就可以喝香茶,坐很久。当时虽然没有坐下,但每次路过茶馆都会忍不住深呼吸几口。淡淡的茶香让我神清气爽。

大多数时候,茶馆里会有艺术家评论和讲故事。讲故事的人一开口,或者讲故事的人一拍桌子上的木槌,刹那间,喧闹的茶馆立刻变得寂静无声,喝茶的人和听众睁大眼睛,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观看表演。偶尔会站在茶馆外,踮起脚尖,靠在门框上,不自觉地忘我观看。

在老街的铁匠铺里,那个留着胡子的矮胖男人几乎一丝不挂,满脸通红,一年到头都在流汗。他整天高举铁锤,偷偷敲铁。熊熊的大火、火花和烟雾弥漫的墙壁仍然像昨天一样清晰。

老街上的棉花铺里,一对中年夫妇,各拿着一个巨大的弹弓,手里拿着一个像手雷一样的木锤,整天不停地拨弓弦、弹棉花,“嘣,嘣,嘣,嘿——”他们的衣服、头发、眉毛上经常会覆盖着棉花花絮,有时候会让我觉得自己像个雪人。有一次,出于好奇,我踏进门槛,让他们让我玩几下,好自为之。我用木杵弹了几弦,一种节奏,如外界的声音,瞬间传遍老街,感觉真的很好。

老街上有鞋店、缝纫店、老虎灶等等,至今令我难忘。它们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记,就像乡村里炊烟一样,缥缈、悠远、难忘。

夜幕降临,老街上的店铺关门上锁,关门的吱嘎声夹杂着伙计们的大呼小叫声。黄昏时分,夜市摊位的油灯一盏盏亮起。随着越来越高的喊叫声,茶叶蛋的香气,烤鲜鱼的烟火味,煎饺的焦臭味,逐渐席卷老街的各个角落,整条老街都笼罩在舌尖起舞的气氛中。

过去老街旁边有一条小河,河上有一座石拱桥,桥旁有十几棵垂柳。那时候我和玩伴经常一起捉迷藏猫,扔手帕,挖鸟窝,互相追逐,一起玩耍。那时,我们幸福快乐。

记忆中的石拱桥,就像诗人徐志摩眼中的康桥一样美。我忘不了记忆中摇曳的水草,也忘不了鱼儿在水草间自由游动。

今天,我静静地走在那条老街上。感觉老街既熟悉又陌生。我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老街两旁的许多房屋和商店已经倾斜倒塌,老街早已被人们遗弃。

石阶和青石板一旦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黄沙和水泥。我放慢脚步环顾四周。希望能在老街遇到老熟人,找到老痕迹,听到老哭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街旁边的河水会被淤泥填满,石拱桥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老地方只有三棵垂柳还在风中摇曳,招呼着我,给我讲老街的往事。

自从爱上了戴望舒的《雨巷》,我不禁把记忆中的老街想象成了戴望舒笔下的幽巷。同时,我可以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充满悲伤的丁香花女孩。今天,当我静静地走在老街上,虽然脚下的青石板不见了,手里也没有油纸伞,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丁香姑娘,因为一缕忧伤和惆怅一直在心里蔓延。

现在老街上用来捣米、花生、芝麻的石臼还在,但已经没人管它了,上面长满了厚厚的青苔。

想着老街的喧嚣与繁华,看着现在老街的冷清与萧条,怎能不黯然神伤?

今天,两只低飞的燕子在老街上空徘徊,呢喃着从我的头顶掠过,我真希望它们就是那只老燕子,希望它们能帮我找回昔日的春光和美景,让我重温儿时的老街场景。

历史的脚步正在消逝。今天一个人在老街闲逛,真想拨开历史的乌云,推开历史沉重的大门,轻轻走进老街。

如今,低矮的建筑、斑驳的墙壁、老式的凳子和椅子、旧衬衫和缓慢移动的蒲扇正在逐渐消失在遥远的尘埃中。只有评书人和说书人咿呀学语的声音,说话的抑扬顿挫,小贩的吆喝声还在我的记忆里久久回荡。

关于老街的场景早已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无论何时何地,我怀念的老街,总会像一条清澈的小溪,静静地流淌在我的记忆里。

曾经的老街成了我梦里的牵绊。老街,它可以走出历史舞台,但它永远走不出我的记忆。

我今晚真的很想做个梦。让我跟随平潭悠扬的曲调,跟随童年的回忆,再次踏上青石板,再次走在我深爱的老街,细细品读老街的时光故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