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的故事 |小野纱里奈

  • A+
所属分类:经典短文

村子里的鸟

文本/徐宏博

三月的春风令人陶醉。我在阳台上,享受着春天的快乐。突然我听到一只鸟叫,我非常惊讶,我环顾四周寻找它美丽的形象。

城市里的鸟很少,但在农村,已经是鸟儿们热闹的季节:早起的鸣鸟在为温暖的树木而战,新生的燕子在啄食春泥,鸟儿在歌唱,到处都能听到鸟儿的叫声。一开始没什么区别。如果你听久了,可以感受到不同的曲调音调。斑鸠咕咕叫,麻雀唧唧喳喳,唱着鸟儿的喜怒哀乐……,尤其是每天早上,窃窃私语的声音把我从沉睡中唤醒。一排排鸟儿站在树上和电线杆上,跳来跳去,轻声低语,告诉人们美好的一天已经开始。

田野里繁忙的景象被布谷鸟称为。清明节后,他们从很远的地方飞来。一整天,“ Bugu Bugu ”美丽的哭声一整天都在乡村徘徊,就像流浪的歌手唱着深情的民歌。对于农民来说,布谷鸟的叫声是春天的呼唤,是劳动的号角,是幸福的期待。

最受欢迎的是燕子。在我还口齿不清、语焉不详的时候,妈妈教了我第一首儿歌《小燕子》:小燕子,每年春天都会穿着花衣服来到这里……小燕子三月如约而至,四周都是农舍低矮的屋檐,主人非常高兴。燕子筑巢是一个好兆头,这意味着它们的家庭很繁荣。记得老家新房建成后,燕子忙着用草泥搭了一个像大腹瓶一样的鸟巢。一天早上,我在屋檐下,听到里面有小鸟在叫。两只小脑袋从鸟巢里伸出来,好奇地看着我。

秋收后,家家户户在山谷里晒太阳,小麻雀成群结队地来,赶走前脚,转身,又飞起来,让你又爱又气,却不恨。无论是田间还是打谷场,不富裕的农民还是会留下一些粮食,这是对亲密伙伴——鸟儿的感激和分享。

那时,在田野里,在房子旁边的树上,甚至在干草堆上都能看到鸟巢。男生很少有挖鸟窝的经验,女生看到总是声讨。当我寒假回家时,我遇到了那个淘气的男孩。经过20多年的风雨,他变成了一个憨厚的人,通过奔跑和运输,成就了一个繁荣的家。当我们谈到他尴尬的事情时,他脸红了。

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有一句话:“没有兔子和鹧鸪的田野能成为什么样的田野?它们是最简单的原生动物,有着相同的颜色和性质,与树叶和土地的联盟最紧密。”是的,鸟儿是乡村里的快乐音符,是村里的流动花朵,与乡村和农民同甘共苦,让生活生动丰富。

春天的夜晚,鸟儿在梦中歌唱。我仿佛回到了老屋,听着树下鸟鸣,数着春天。

鸟儿在飞翔

文字/郭婉梅

阳光透过长椅上斑驳的树叶照射进来,长椅上的中年人皱起了眉头。

在社区里,孩子们打闹的声音让他陶醉和难过。“唉,要是我儿子能这样玩就好了!”他心如刀割。

去年夏天,我儿子刚上二年级。

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孩子在踢足球的时候竟然晕倒了。他和妻子吓坏了,急忙把儿子送到医院。

CT、抽血、穿刺……折腾了好几天,终于确诊,儿子不幸患上了淋巴瘤。他儿子请假去学校看病,他停薪留职。夫妻日夜相伴。医院——家——医院,2.1。他卖掉了所有财产来治病。慈善部门存了8万元。即便如此,他和他的妻子正在失去它。

上个月,他决定为儿子再做一次手术。即使是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会尽力而为。毕竟他儿子才十四岁!

手术前一天晚上,儿子把心爱的蓝色书包放在枕头上,眼里充满了期待。他看着儿子凹陷的眼窝,心中无限悲伤。

“如果我儿子身体好的话,他应该在6月份参加中考,我不知道他在那里过得怎么样。我希望没有疾病和痛苦。他喃喃自语。

这时,一只麻雀从远处飞来,落在长凳上。他眨着圆圆的小眼睛,用蓬松的头看着他。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聪明的小脑袋。奇怪的是,麻雀一动不动,任由他的爱抚,欢快地对着他大喊“碎碎念”。他似乎恍然大悟,于是把切尔西宝宝抱在怀里,不肯放手。

油菜籽和鸟类

文本/陈依依

这里那里,一朵朵油菜花金黄,把村里的春天分割成一整个花海。这就像是在与变绿的树木竞争,或者是与仍在变绿和其他颜色的植物竞争。这些植物正在举行运动会。油菜花是方阵学校。

这种运动会,我每年都要看。例如,一些冰行走并与水混合。温暖的地方是它的低地,春天也是它的低地。比如有些落叶树,在这个季节,刚开始有点绿或者褐色,然后开红花,改变了它们萎缩的状态。比如在来访的人群中,我的衣服也会发生变化。

油菜花是我们家正规粮食系列的花。它是最早开花的谷物花。它是五谷中春天的花朵。我的叔叔、婶婶和乡亲们就是种下这片风景的人。今年,我的父母在这个团队中失踪了。他们已经去世了。现在只有他们的儿子在观赏油菜花的美丽。以前我们在一起……

油菜花正在盛开。我自己去看。过一会儿,会有一只鸟和一片田野,然后会有一只蝴蝶。这些飞行景观,加上油菜花,形成了一个三维景观。我要看一会儿,想让代孕父母看。因此,我在这里看了一会儿,也看了看我父母的坟墓,这些坟墓从2004年春天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我的狗惊扰了一只麻雀。它飞到我母亲的坟前,绊倒了一根干草。我给父母挂了清明鹤,麻雀动了。然而,我知道这些鸟和庄稼总是和我的父母在一起。油菜花在我父母身边待了几个季节。这个季节不寻常。

我最熟悉的斑鸠就在这里。它可能在看着我。我觉得它没有味道。我知道油菜花吸引很多鸟。就像拥有我父母的坟墓。我会来到这个地方。虽然,这朵油菜花现在不是我爸妈种的养的。我的亲戚正在照顾它。

一阵风吹来,油菜花像一个整体一样低头,我感受到无限的情感。我跪下磕头,仿佛在向油菜花和飞鸟致敬。在这个地方,有我的父母,一些原本的风景会多一个风景,就像血管一样。我的思绪就在眼前,就像我拿着望远镜近距离看父母一样,在这朵油菜花里,在这些鸟儿面前。……

鸟儿歌唱绿色

文/张

鸟类不一定是著名的物种,但杜鹃、山雀、麻雀、捻弄雀、红壳、蓝壳、黄豆瓣等等,都是常见甚至不被人注意的鸟类。声音不一定美。没有黄鹂的婉转鸣唱,没有云雀的清脆鸣唱,没有白鹭的悠扬鸣唱,更没有久违的九高高亢歌声。

但是春天来了,东风吹,阳光普照,春天热闹了。

从浅绿到深绿,大地披上了绿色的外衣。在一片绿色中,嘀嘀咕咕,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蓝天白云,郁郁葱葱的森林,时光灿烂。

这是一幅美丽的画,清脆的鸟鸣声使画面灵动。

我仍然记得我家乡的柳树林。是一片泥泞的洼地,也是家家户户的树地。种植柳树是因为它们更耐涝。南北长500多米,东西宽100多米。春天,一阵阵暖风融化了冬雪,吹走了河流,吹绿了柳树。那些叶子长得更大更密,刚开始几米远就能看得见,但一夜之间就密不透风了。如果你藏了一只鸟,即使是藏族人也要找很久。

我们经常进去玩,春夏的热浪在里面盘旋,浓浓的热空气在东西方碰撞。四周绿柳环绕,耳畔有鸟鸣,南来北往,东来西往,叽叽喳喳一个接一个。顺着声音奔跑,我没见过它是什么鸟,但我听到它飞起,落在不远处的柳枝上,然后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

那时,我们还学会了一些鸟叫,或者用手指,或者用柳叶。把一片叶子放进嘴里,它闻起来像一只鸟。它在春天的开始和结束响起,你在鸟儿歌唱的声音中快乐地度过你的童年。

在一个小镇工作,小镇位于两座山夹在中间的沟里,所以看起来南有山,北有山。我遇到了一个朋友。我家住在郊区的平房里。房子后面有一座山。

春夏时节,后窗开着,朝北望去,风转耳,绿颜色满眼。山风徐来带来一阵阵欢快的鸟鸣,清脆的声音唤醒沉睡的梦。

我经常在他家玩。他家北边有个小屋,我一走他就给我腾出来。房子里有一个小炕,挨着窗户。小窗不大,只是为了看他家的后花园和花园北面的山。花园里有一棵沙生果树,树很粗,树枝长得离窗户很近。

待在他家,晚上看白天的星光,早上闻树上的鸟鸣。

每天早上,鸟儿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叫我从梦中醒来。推开窗户,叽叽喳喳的鸟儿一只接一只地来来往往,很好听,像童年的钟声。远处的山像绿色的屏障,映出世界的绿色。窗户下的一棵树又粗又绿,反映了心情。我说不出那些鸟中有多少,但它们在我晨梦的边缘跳跃,敲响了一天的序幕。

是的,我朋友的房子非常田园诗般,而且接地。那里有最美的山,最干净的月光,最清澈的花,最清脆的鸟。

在那里,鸟儿在歌唱,在歌唱,从童年飘向梦想。

让鸟儿飞翔

文/李

伟大的印第安酋长西雅图曾经说过:“我们和地球上的山脉、河流、动植物同属一个家园。”然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物质的追求越来越高。人类不再局限于只吃家禽,而是将目标转向野生动物。

以前很常见的鸟变得很少见了,因为人们随意抓鸟,用来做美味的食物。当你在餐桌上吃野生动物时,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一种生活?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从现在开始,从我做起,拒绝在餐厅吃野生动物,拒绝在商场买野生动物皮毛做的饰品。

让我们一起努力保护动物,保护我们共同的家园。

我们是地球的一部分,地球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与山川、花草、鸟兽同属于这个家。

未知的鸟

文/葛新生

清晨,在太阳爬进我的窗户之前,一只不知名的鸟在我的窗前歌唱。

它的声音清脆悦耳。有时是单音,有时是和弦。有时长,有时短。有时高,有时低。高音处如抛向空中的钢丝,多变处如九曲黄河,一个完整的歌手“ ”。我真的无法想象它是什么鸟。

醒着的时候,我干脆起来,拉开窗帘,四处张望,寻找那个让我动心的“自然精灵”。

窗外,有一片杨树,已经抽出了新鲜的红色嫩芽。迎着春风,它铆足了劲,疯长着,让你觉得仿佛一夜之间就会枝繁叶茂,绿意盎然。我的目光穿过杨树林,触及每一根树枝。终于看到了。一根高高的树枝,一只小鸟在歌唱,它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优雅。它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上,轻盈而自由地移动,就像唤醒一棵沉睡的杨树。

我忍不住特别关注它。它看起来像一只麻雀,但看起来像脖子上戴着白色的项圈,头顶上戴着白色的帽子,一双“新潮”看起来是那么可爱精致。它让我想:如果我能每天看到它,那该有多好。但我知道,它属于大自然,属于每一个关心它、欣赏它的人,属于这个世界。

“你怎么了?”当我妻子看到我站在窗前时,她陷入了沉思,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在看一只很特别的鸟。”

“是不是叫声很好听的鸟?”我老婆眼里闪过惊讶,然后她挤了过去,用我的手指看着。“多可爱的鸟啊!”老婆称赞。

看着鸟儿快乐地歌唱,如此淋漓尽致,我和妻子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感染了,我们感到神清气爽,开心地迎接新的一天。

晚上回家的时候,还是看到它在树枝上欢快地跳着,尽情地唱着歌,还是和原来一样美好快乐。

我突然想起了艾青的诗。如果我是一只鸟,我应该用嘶哑的喉咙唱歌。是的,生活中有一些压力、困难、挫折和磨难。我们需要保持乐观的心态,像那只不知名的小鸟,歌唱生活,快乐,带给别人好心情。

与鸟交谈“ ”

文本/刘新程

鸟类是人类的朋友。与鸟交谈“ ”有趣、快乐、和谐、陶冶情操。至少,我有这种感觉。

我有做早操的习惯。我每天早起,洗漱,穿上运动服,然后下楼走在我居住区的路上。许多鸟栖息在道路两旁的绿树中。因为天黑了,只有我一个人,连树上的鸟都还在睡觉,所以我有点孤独。天一亮,鸟儿们就高兴地叫了起来,听起来非常愉快。起初,我只是听着,然后我跟着吹口哨。毕竟,因为他们不是同类,他们不知道彼此的语言,也不知道我怎么玩,鸟儿总是不接我。于是,我用心体会,仔细琢磨,尽力分辨鸟类的每一个音调、音节和意图。其实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的,鸟类也有灵性。它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他们之间的情感交流,或者是对人的一种善意的表现。从那以后,我从人性化的角度理解了它的含义。比如小鸟“嘀嗒和嘀嗒”听起来好像在说“大家好,大家好”;“李米李米”似乎在告诉人们“起来,起来”;“敲、敲、敲”可能的意思是“赶紧做早操”;“发牢骚打嗝”表示小麦熟了“是黄色的,切”。有志者事竟成。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猜中了鸟的心思,或者是我们有感情,现在可以聊“ ”。鸟叫的时候,我及时附和,很和谐。为了好玩,鸟叫了几声,我故意不回答。鸟儿匆匆从我身后的树上飞到我面前的树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感觉小鸟真的很生气,于是我附和它们,开始了相互“对话”。它吠叫,我回叫,只听见鸟儿“咯咯”满意而喜悦的笑声。有一天雨下得很大,我以为鸟巢出不来了。我吹着口哨,想试一试。听了“噗”的声音,小鸟又来找我说话了“ ”,我的心好开心。就这样,每天早上,我陪着小鸟,小鸟陪着我,互相作伴,互相聊天,感觉很舒服,我们成了每天都会在那里的朋友。现在,我已经能和四五种鸟说话了“ ”。虽然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我们相遇了。我们理解。相识有什么关系?。我感谢鸟儿给了我快乐,我想鸟儿已经从中找到了快乐。

在和小鸟“ ”的对话中,我也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尴尬。有些鸟“字多”音长。我吹口哨是因为气流调节了音调。我的发音很简单。我不知道它的意思,短时间内也学不会,所以无法交流。双方都感到非常沮丧。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次,两只鸟居然降落在我面前,瞪着眼睛,似乎在问“它们为什么不和我说话?”我停了下来,反复解释了一遍后,他们俩都失望地飞走了。这次不期而遇告诉我,似乎我们要努力学习,掌握技能,继续融入,努力和更多的鸟“ ”交谈,才能增添另一种快乐与和谐。

我们班的鸟

文/王璐雅

“快到上课时间了。请准备好。随着铃声的响起,英语课到了。老师写音标,而我们全写。老师带我们读了几遍。老师想抽烟的时候,很多人都低下头看着桌面,好像没听见老师说什么。他们变成了鸵鸟。老师不得不随便叫一个。幸运的是,他开了个好头,做对了。

下课了。“啊,啊……”大家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快步向同伴走去。一些人聚在一起讨论这个话题,他们不时会恍然大悟。有的人去走廊休息,看到外面绿油油的植物;还有一大群人成了“麻雀”,叽叽喳喳地聊着,聊着“游戏”,吹嘘自己的笔有多独特……。声音又吵又大。

中午午睡,班主任来了,叫我们午睡后回办公室。有些不安分的人抬起头,像一只刚长大的小鸡“ ”,对一切都感到新奇。突然,班主任突击检查,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门口。几个抬头不睡的人就像“受惊的小鸟”。他们把头埋在桌子上。因为用力太大,头掉得太快,使得桌子发出“砰砰”的声音。这惹恼了班主任,把这些人叫了出来,并惩罚他们在外面打扫卫生。他们哭了“真倒霉”,情绪低落。唉,谁叫他们睡个好觉呢?

看,我们班有很多“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