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里的冬天 :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如果说湖是城市的眼睛;那么,一条河可以说是一个村庄的流动血液。那个“血统”给一个村庄注入了活力,让它充满了灵性和欢乐。

所以即使是冬天,每次回到家乡,也喜欢去村南的白浪河散步。欣赏白河,枯岸,洁净的天空,细细的河流。

白浪岸边有许多杨树。冬天,树叶脱落,原本遮天蔽日的景象变得稀疏而清晰;岸边的草已经枯了,梗儿硬得像铁丝。西风之下,孤独寂寞。仰望天空,树枝细而硬,戳向天空,却越来越伸展出天空的浩瀚和清远。

到了冬天,白浪河不再泛滥泛滥,而是紧紧收缩到河床中央,清理出一条浅浅的小溪。在没有结冰的日子里,河水汩汩流淌。寒意清晰,却异常清晰。你可以看到树叶沉积在水下。树叶从岸边被风吹走了。沉在水底,没有完全腐烂,只是变暗了一点,但还是显示出了上一季的亮度。它似乎只是在睡觉,每一片叶子都在梦见一棵树。一簇簇水草,倔强地伸展到腐叶顶端,油油的,绿绿的,越来越体现出河水的冰冷。河里还有鱼在游动,大多是小麦穗。鱼在浅水中自由玩耍,当人们到达时,它们潜入水盾中等待一会儿。

河水结冰了,就更有意思了。放眼望去,冰封的白浪河像一条白有龙一样蜿蜒曲折,气势非凡。回望村庄,村庄仿佛骑在龙脊上。村里的老人似乎很喜欢这一幕。他们觉得里面有一种吉祥的预兆,是一个村庄繁荣的隐喻。

走在河上,我会像个孩子一样轻轻滑出,在河上画一个浅浅的记号,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冰是透明的。有时候,我会蹲下来仔细研究冰下的场景。看冰下黑色的沙砾,看冰下绿色的韭菜;看一条小鱼,冻在冰里,像安详地睡着,梦见夏天。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场景往往会引起我的怀念,让我想起小时候和白浪河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当时白浪河还没有修剪,河道更弯。许多水湾都是冲积在河道上的,水很深。我们家住在村南,离白浪河只有几步之遥。每天早上我一起床,爸爸就喊:“去,洗脸。”于是,我们兄妹一起来到白浪江,用石头砸冰,用水洗脸。按照爸爸的指示,用力搓,直到把小脸搓热。所以那些年,尽管天气极其寒冷,村里很多孩子都冻过脸,但我的脸从来没有冻过。我的脸总是红润湿润的。这大概就是用冰冷的河水洗脸的好处吧。其实那时候不是因为家里穷到不能用热水洗脸,而是爸爸只是叫我们跑到河边破冰洗脸。现在想来,父亲一定是特意锻炼了我们的意志。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会去白浪江钓鱼,找到一个大水湾,在冰上挖一个洞。钓具极其简单,用一根白色的麻绳绑着一个钩子,钩子用妈妈日常缝纫的直针弯着。由于冰下缺氧,游泳的鱼喜欢专注于破洞,所以每次捕鱼,它们总是会收获很多。鱼,多为鲫鱼,或五香鱼。在冬天,喝你钓鱼的鲜鱼汤是非常愉快的。

如果下大雪,整个白浪河都会被雪覆盖。白浪河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河,很平静,很安静,安详得像个处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