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流淌的河》两首诗及诗人布衣评价 ,本文作者: 王霁良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大河还在流,有风的房子[br/]
立在大坝上
四周是绿草的蜜香
两岸的树
远处的桥,附近的渔民

鹊山
黄河北岸,它投下的寂静岭
岩石嶙峋,草木吹
。这里没有汹涌的大河

浑善达克沙地以北

我看到了浑善达克沙地
以北的天尽头
,那是
沙漠中的城堡,沙丘像大坟墓
你会看到
骏马、牛羊、草原海鸥
白鹤、金雕
和沙鼠横穿公路[/等后蹄传来的石子打在车窗上
,在空旷的草原上飞奔
。死去的山雀拜访了挡风玻璃。我冷酷的心和难以启齿的话[br]这是悬崖[br/]
是世界的尽头
我就要像只沙雀一样死去了
。其实就是在上山。

卜毅:诗歌的演进与精致源于诗人“物”与“我”的融合与对抗!很多时候,小我只是一个接触,它与诗歌的联系并不直接。过渡在于诗人的认知积累到一定程度等同的方式,瞬间释放,从而形成“活在”的结果!强大的诗人王绿良“事本身”来源于诗人扎实的诗歌功底:“静与动,都是存在的/就像坐在这里的往事/心潮澎湃”,诗人背靠黄河,面向流水。有人说诗是被生活遗忘的部分。我们写作是为了唤醒真理和意义。如何在一首诗中植入力量和气息,在诗歌节和诗歌节的空白空间里开始转换和运动,《浑善达克沙地北》就是一个诠释的样本。诗人用冷抒情的方式将叙事还原为零,在一组镜头中切入表达。“再往北,榆树消失了/被一望无际的草地所取代”,没有选择花言巧语,没有刻意的意境,也没有摇头晃脑,只让语言向前走,没有成熟的心态和稳健的掌控力。这首诗是这样发展起来的。诗人设了一个阅读陷阱:“大道断在前面/以为终点是海,悬崖/世界末日”。表面上的MoMo只是诗人内心火焰的燃烧,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控制语速的流动!这个时候,语言一定不能加速。对于初学者,建议你仔细欣赏诗人此时此刻对国家的掌控,“大海”,“克里夫”,“世界”会不会没意义?所有的问题戛然而止,写作如此,生活如此:日常生活中令人恐惧和夸张的只是“一座高山”。至此,应该可以体会到诗人的良苦用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