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奶奶 ;本文作家: 李声波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吴奶奶去世时,年仅九十岁,是近代李家寿命最长的老人。

吴奶奶年轻的时候又漂亮又聪明。她18岁就嫁给了吴爷爷。吴奶奶的嫁妆很简单,一条船,一个水车。

因为村子四面环水,河流散落各处,有船就是有工具出门,村民和亲戚一起去市场。吴奶奶结婚第二年日本兵来了,小鬼子烧的到处是,洗劫一空。这时候吴奶奶怀了孩子,吴爷爷不敢走远,就拉着水车四处打水谋生。

吴奶奶生下仙叔后百年一遇大旱。农忙时节,水车如久旱之雨,弥足珍贵,四乡邻里皆来求救。五爷和五奶奶在船上划来划去……五爷在天头堤上忙着摆好水车架子,五奶奶也在整理翻水的水桶。然后他们站在水车轴上,用手抓住横杆,用脚踩在转弯处。他们一上一下,水车就欢快地转了…/。不过人要是吃吃喝喝,还是能拿几个工资的,日子一般。

要不是五爷早死,五奶奶早就给我们李家多生孩子了。

吴爷爷死得很惨。他死时才26岁。那年冬天特别冷,一关进去,日本鬼子就下乡扫荡。那一天,五爷划着船,刚上岸。突然,一群恶魔士兵追了过来。小恶魔想用五爷的船来搬运偷来的东西。五爷抢过船帮,不肯死。魔鬼着急了,挥舞着军刀,朝五爷的头砍去。五爷突然倒在血泊里……五奶奶到的时候,五爷已经奄奄一息了。吴奶奶捶胸大哭……那天晚上,雪和鹅在天上扑腾。

五爷死后,有人上门帮五奶奶复婚,五奶奶拒绝了,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不跟丈夫。小时候天真的问吴奶奶,吴爷爷呢?吴奶奶说,你爷爷正在远处帮奶奶收拾屋子呢!我还是相信的。

在我的孙子孙女中,我是最小最听话的,所以吴奶奶最爱我。吴奶奶一见我,“乖乖肉,乖乖肉”一直没离嘴,还经常买些零食给我吃。吴奶奶的钱包只是一条手绢,里外三层包着,里面装着一些零碎的小票子。当时没东西吃,饿得“咚咚”。吴奶奶买了一些花生、蚕豆和银杏给我吃。记得有一年冬天,当我把脚从棉裤里伸出来的时候,裤腿在雪地里一扭一跳的。吴奶奶见了,大叫一声:“我亲爱的儿子没死。”她带着爱带我回家,又帮我穿衣服,做了一碗京国粉给我吃,心里甜甜的。

别看吴奶奶平时对孩子好,但也有老气横秋的时候。有一次,朋友拿着竹竿在她家院子里追来追去嬉闹,我手无寸铁吃了个亏。着急的时候拿起院子里的马桶刷狂舞。……吴奶奶看到了,脸色难看,嘴里骂“骨架小,骨架小/[我妈下班回来,吴奶奶来投诉,坚持让我妈买鞭炮催“霉头”。

吴奶奶也很节俭,对自己几乎吝啬。在她的记忆里,她一年到头只穿一件蓝色的开衫,经常用小脚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喂鸡种菜,照顾狗、猫、孙子。家里有客人,吴奶奶就烧火拉风箱。她从来不拒绝在餐桌上吃饭,而是总是等客人走了再吃饭。

吴奶奶八十大寿,长生叔叔在家摆酒给她过生日。那天,吴奶奶穿着一件红色的丝绸外套,坐在主屋的太师椅上。她的脸在微笑,她的手在颤抖。她看上去很老,很放松。家里所有的亲戚都来祝福她,吴奶奶乐得合不上嘴。她总是重复一句:“好!好的!”吴奶奶后来得了老年痴呆症,整天一头雾水,半夜起来三四次,看着门后,用板凳桌像设防一样顶住,说有人来抢,没人听。她会一遍又一遍地说一些话,然后转过身,忘记她刚才说的话。有一年过年,我给她夹菜,喊奶奶。她没有回应,好像不明白。我继续和她说话,她伸出粗糙如树皮的手摸我的头发。太阳照在她身上,地上的影子越来越大。突然,我感到难过和害怕。

去年清明节,带家人扫墓。我看见吴奶奶的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的字是这样的:“刘,,生于1919年5月12日,死于2009年5月26日。德才兼备。”

原来人的寿命真的很短。九十年,两句都说完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