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母亲 ,文章作者: 孙仁谦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去年冬天的一天,我妈走了,这一天成为我永远记得的一天。这些天,我母亲生活的场景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妈1940年出生在海阳一个叫东北内涝的小山村。我爷爷是老地下党员,常年不回家。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妈才八九岁。我妈妈和一个妹妹由我爷爷奶奶一个人住。

50年代末,我妈考上了莱阳师范学校,但是两年多了,她得了关节炎,腿肿了,伸不直。休学了两次,我妈还是不能独立行走。当学校劝母亲退学时,她的理想破灭了。

婚后我妈第一次跟着我爸进这个叫八魁的半黑房子的时候,我妈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家里四面都是墙,角落里只堆了一堆堆被老鼠咬过的碎片,一不小心就能撞上蜘蛛网。——这是家吗

草草收拾了一下,盘子上摆了一床炕,底座上摆了一张泥桌子坐在锅上,家就定了。爸爸上班,妈妈一个人过日子。那时候我妈还不能上山挣工分,我爸工资低,家里生活拮据。很快,我和妹妹加入了我的家庭,加上我爷爷一半的口粮钱,我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这时大队上的小学缺一个私教。听说我妈在学校上了几天课,大队干部就上门找我妈。我妈听说是好事,就答应了。

现在我妈更累了。早上四点,你必须去上学。五点钟,学校准时做早操。7点回家,7点50再去上学。不到50分钟,我妈就要喂猪喂鸡,还要放热饭。在此期间,她必须给孩子们穿衣服,洗脸,然后喂几顿饭。然而我妈忘了吃早饭,饿着肚子去教书了。时间久了,再健康的身体也很难坚持,更何况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那天,我妈终于上课晕倒了。

孩子以前没见过这个,就急着去找别的老师。几个老师下来了,太多的厨师把她妈妈扛到了办公室。这么一折腾,她妈醒了,老师问,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叫医生?

妈妈赶紧说,我没事,只是饿了。给我口水。妈妈怕这件事被宣传,村里不让她接这个活。一个人可以得到一份完整的工作,每月有五块钱的补贴。那一年,已经很了不起了。自从我妈当了老师,我家再也不用给队里交口粮了。一年结束,我还了七八块钱。妈妈喝了一口水,急着回去上课。这门课还没结束。但是到了这一站,我就觉得天旋地转,我妈扶着墙,咬紧牙关,摇回教室。

后来我有了弟弟,我妈实在不行。她做了十几年的私教回家了。

刚到陆地的那些年,妈妈带着孩子,没日没夜的爬山。我们种的庄稼不比老庄稼人差,收获的粮食也吃不下。

随着孩子长大,都走了,我妈跟着我去了淄博。母亲已经大了一年,年轻时的病根不仅不好,还更严重。这几年我连门都出不去,就随便逛了几家。一点咸味就让我咳嗽,一年要住院一次。每次医生都要给下一次重疾通知,但我妈每次都能逃过。

但这一次,妈妈再也没有创造过奇迹。

10月26日晚,妈妈又生病了。我们赶紧把她送到石化中心医院。医生给我拿纸签字的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这是另一个医生在走过场。为什么我妈会像医生说的那么严重?

五六天过去了,妈妈的病并没有好转。在医生调整治疗方案的当天中午,监护仪上的血压一直在下降。我赶紧跑去叫医生。医生来了,我叫护士扎针吸痰,但监护仪的号还是下降了一点点,最后成了一条直线。医生剥了妈妈的眼皮,说没意义,瞳孔散了。

当时我正站在妈妈的床前,但我根本没办法,就看着妈妈走远了……

我觉得冷,彻骨的冷,像掉进了一个冰洞。那天中午,阳光灿烂,但从我的眼里,似乎没有光彩;天空也是灰色的。回家后,看着熟悉的风景,我醒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没人觉得我煮的鸡蛋太老了。没人抢我电视。出门没人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这时我才知道,在烈日下,没有人会给我遮阴;暴风雨时没有人递给我一把雨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