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度假 ,创作者: 大庆李广生

  • A+
所属分类:经典短文

随着一年的临近,我的内心会恐慌,恍惚间有种想用腿逃跑的感觉。逃跑的方向早就明确了,东南135公里,一个叫三站的小镇。那是我的家乡。叫家乡好像不对,因为和我住的城市属于一个区域,也不远。我的父亲和哥哥在黑暗中从赵辉住在那里。我也偶尔回去。镇上还有七八个年轻人虎视眈眈。只要能闻到我的味道,看着我的影子,就难免会有苦酒。

过年了,想家了,这是每个人的情结。家是指平时吃饭生活的地方。比如大庆现在就是我的家。但是到了元旦,家的味道变了,浓,重,威武。此时的家,是故乡,还是故乡。家乡和家乡的概念很容易混淆。有人做过判断。你出生并有亲人的地方就是你的家乡;而亲人很少,回不去或者很少回去的地方,就叫故乡。

回到家乡,踏上熟悉的土地,心突然跌到谷底,阳光死了。如果这个时候是雾霭朦胧,夕阳无限,炊烟四起,人来人往,我的心里就会充满小老板从家里回来的感觉,一个人沐浴在沸腾的烟花里,不知不觉眼睛就湿了,内心会从里到外有点酥。

我家乡最热闹的地方是市场。各种叫卖声,各种各样的商品,砰的一声充斥了整条街道。附近村庄的车马也很活跃,聚集在小镇上,茫然而兴奋地和主人一起投入节日。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边嗅着家乡的亲切味道,一边努力寻找着久违的温暖。童年,少年,青年,很多人,很多事,很多事从天而降,从地而降,从一阵风似若非如非的风中冲向我。我左拥右抱,求助。

市场上来来往往的人我好像都认识。如果我大一点,我可以叫出他的名字,甚至他的绰号;如果年龄小一点,可以从眉宇、口鼻猜测他的儿子或者孙子。最幸福的事是走对方向。突然有人叫我外号或者从后面轻轻扇我耳光。回过头来,我一开始很震惊,后来一抓到亲人或者小手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剧烈的上下或者左右摇晃。然后在附近找了个小酒馆,要了几盘荤菜素菜,三杯酒喝。许多发黄的往事,模糊的人,在推杯换盏之间,一个个清晰,复活,重现。

年根儿之前的老家很安静,就连吵吵闹闹的猫狗也很安静,明澈的窗户闪着不同的光。偶尔有几声汽车喇叭声从远处传来,然后烟雾一点一点飘散。小镇,似乎睡着了,

转眼间,一年就要到了。2008年的这一天,家乡的天空格外蓝,仿佛被水洗过一样。微风吹过,过去的寒冷从凉意中过滤出来,带着淡淡的早春气息。家家户户忙着辛苦,米饭面条蔬菜,炒啊炒。当时全镇仿佛都开了锅,带着酒肉味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袅袅上升在我家乡的辽阔土地上。

夜幕降临,大红灯笼如璀璨的星辰,君临故里。远远望去,所有的灯光都是紧密相连的,我的家乡变成了一个灯光的世界,一片火海。临近午夜,成千上万的烟花都跳了起来,所有的星星都突然被光芒笼罩,浓烈的烟味充斥着肆无忌惮的地面。此时,我的家乡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无休止的战争,但这场战争中没有敌人,也没有敌人,只有幸福与和平。特别爱闻烟味,很凶,很刺激,很刺激。从小到大,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味道是一年的味道,是家乡的味道。

当当当,午夜钟声准时敲响,甚至一夜两岁,甚至五班分两年。旧年悄然逝去,新的一年向我走来。停在家乡广阔的星空下,抬头眺望,突然,我感到一丝激动和感慨。我想,这一刻,是那些漂泊在外的流浪者,和我一样,仰望家乡的星空,聆听新年铿锵的脚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