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行,躺在地上 、来源: 风抚雨润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月光下用斑驳的色彩冲洗乡愁。

我是耕牛?在城市霓虹的指引下,我找不到要耕种的农田。

我是一只看守夜的瘦狗?为了纠正混包的错觉,我摸了摸自己在柴门的家。

炊烟弥漫在乡村,我听到田野里庄稼的呼唤。

一株高粱细长高挑,一穗新粒饱满,一株芝麻高攀……。畦田的花生、红薯苗,绿油油的,闪闪发亮,绿得轰轰烈烈,适合繁育硕果。

听着鸡鸣狂叫的声音,我的祖国活泼敏捷。

看着炊烟婆娑,我的乡村诗优雅。

靠近农作物,又壮又香,我的乡下仓库又满又实。

梦里月光抚乡,庄稼,或高或低,还醒着。

清醒的庄稼是田园诗,躺在地上肆意亲吻大地母亲的胸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