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河流 |本文投稿: 吴成刚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一个人的记忆常常淹没在家乡的河流里,家乡的肖莎河也常常跟随潮湿的记忆。

我家乡的肖莎河,实际上叫白鹿河,从南方的商城县慢慢流向北方的淮河。就在白鹿河两岸,它填满了我的童年,给我单调的童年生活增添了几分灿烂的色彩。……故事发生在河的两岸,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天堂是什么样的?我想,大概不会比肖莎河岸更好。一条小河把我们伞镇和川流店乡轻轻分开。但是,它不能切断我们双方频繁的交流。河东有一块河西人的地(没问长辈怎么分)。那时,我们会跟着父母过河,在河东岗地种一些旱作物。蓝天白云下,花生地上,我们这些孩子欢快地打滚,像小牛一样狂奔。时间像我身边的河流一样快乐地流淌。那时候我们脑子里能装多少个问题?那个没有烦恼的年代,离开了我。但往事如梦,萦绕着我的乡愁。流浪生活的现实很乱,做梦醒来后的回味足以铁我在人间坎坷疲惫的心。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喜欢和我妈妈去河对岸的方静寺庙的旧收藏。老收藏很繁荣,有很多好吃的。我特别喜欢吃一种热糖水包的馒头,闻着会流口水。每次去市场都很期待卖包子的老头的出现。除了在暴雨中不能天天见面,他的喊声总是旋律优美地从街上传来。“白馍馍又热又满的糖馍馍。”作为一只贪吃的猫,我觉得声音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温暖,就像一首勾魂的小曲,把我的心拉近了老人的发髻篮。老人从街道的南端走到北端,然后从北到南穿过拥挤的人群,边喊边反复举着热气腾腾的发髻,篮子里的热气碰到了他疲惫的脸。

方静寺很老了,我妈说她小的时候就有了。我们村和方静寺隔着肖莎河,两地距离约3公里。每隔一天,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同村的妈妈和大妈们提着竹篮,一路嚼舌根,踩着田埂,过河,然后路过一个村子。因为有一个会说话的同伴,这段旅程省略了无聊,增加了欢笑。我们这些爱去市场的孩子,喜欢过河,喜欢欣赏河对岸五颜六色的小吃。方静寺的旧小商品收藏经济实惠,种类繁多,非常适合村民购买。如果河水上涨,人们会为去市场的人搭起木桥或渡船。秋收时,摆渡过桥的人会挨家挨户收集过河所需的食物,以维持船只和木桥的正常使用。一般浅水桥,深水渡船。

很多年后,卖包子的老人去世了。老人的女儿嫁给了河西,和我们成了邻居。这位新妻子很快受到村民的称赞:勤劳、善良、持家。然而好的人生是短暂的。新妻子生了两个孩子后,跳进河里自杀了。……时间长了,河面上覆盖了一层诡异。村民们怀念卖包子的老人,感叹女儿自杀……

河西是黄岩村的森林。森林的西边有两个竹林,中间隔着一条明亮的土路。竹林和树林是我们的河湾。当时河湾是老张把守的。河湾地势较低,往上三米左右就是老张住的寿林家和我们村的大片麦田。在我眼里,老张不会孤独。他在黄澄澄有一只凶猛的猎狗和许多梨树。秋天,树上的鲜梨即将落下,让人馋涎欲滴。我想老张吃了这么好的食物不会感到孤独。

孩子心眼多,加上老张梨的想法。大一点的孩子把狗赶走,我们负责偷梨。这棵树很矮,你可以踮着脚摘几个梨。被偷的梨增多了,离地近的梨都被我们摘了。我们不能不痛恨自己的矮小和焦虑。大孩子脑子满满的:教我们用力摇树。梨受不了几双小手,就掉地上了。美中不足的是——梨掉在地上就碎了,露出雪白的果肉,地上的一些泥沙混在果肉里。老张不在河里的时候,我们偷梨,好像肆无忌惮。有一次,大一点的孩子在调查中犯了错误。他们明明看见老张出门了,可就在我们偷梨捡的时候,老张拿着竹竿上来了,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梨子撒得到处都是,拿起来就跑已经来不及了。

老张在我们眼里永远是面无表情的,从来看不到他老人家的笑容。我想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这些淘气的家伙总是惹他生气。但是让他吃足够多的梨子,梨子长满了树,很甜。你对什么不满意?如果我是你,我会在梦里笑!

河湾的树林是我们牛仔的天堂。春天放牛时,我们经常摘杂草吃。有一种草根很厚,甜丝丝嚼在嘴里。我们称之为“鼓槌”。还有一种叫“毛一”的野草,把绿草叶子剥下来,露出里面雪绒的肉。它尝起来很甜,味道很好。夏天,我们放牛的方式很简单。把牛拴在树上,迅速脱去衣服,像饺子一样一个个掉进温暖的河里。贪玩是我们的天性,但是不能把牛肚子填不饱的事告诉父母,只好先甜后苦,让屁股蛋子受苦。过了一段时间,屁股上的旧伤口没有去掉,疼痛也就忘记了。第二天,我们继续把牛拴在树上。这个哑巴吃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树周围的草都露出了土,但肚子还是瘪塌的。缰绳一圈又一圈地缠绕在树干上,最终把牛困住了。依旧;而我们像河里的鱼一样游泳,怎么能记住昨天的痛呢?

小时候听过郑志华的一首歌——水手。“小时候喜欢一个人在海边。我卷起裤腿,赤脚踩在沙滩上。”于是我脱下鞋袜,走在沙滩上。就像幻想把河当成海一样,把河滩当成沙滩。因为没见过海,所以心里是那么神秘美好,向往油然而生。后来经常漫无目的的沿着河边走,感受着小时候一个人时的快乐心情和对世界和自由的未知和迷茫。现在,我看到了大海,但我不能独自行走。回忆起自己一个人走在沙滩上的时光,内心流露出纯粹的留恋和向往。

有一年,我在家创业,带着两岁的儿子来到万和。深秋的早晨,河湾树叶缤纷,鸟鸣声打破了森林的寂静。当然,还有我和儿子的足迹。我们直接去了海滩,捡了漂亮的石头和五颜六色的贻贝。在沙滩上,我努力寻找小时候失去的影子。儿子玩得很开心,我专注于他孤独快乐的自娱自乐。虽然回不到童年的自由,但秋天的早晨一定铭刻在我的记忆里。看着孩子孩子气的笑脸,我想:现实中,幸福为什么要定义得这么虚无缥缈?

我来到了远离家乡的岭南深圳,肖莎河成了一道遥远的风景。像时间一样,小沙河不断向前流淌。经过河水的洗礼,河流两岸最终将承受30年河东河西的变迁。家乡的亲戚朋友都说小沙河现在已经被污水污染了,河水不再清澈见底。……在我的潜意识里,小沙河失去了她的明澈和明澈的眼睛,成了一条瞎河。

在我短短的几十年人生中,肖莎河总是那么明亮突出,那么深远;它总是作为童年出现在我的梦里,成为我梦里的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