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庭院 ,笔者: 孙柏昌

  • A+
所属分类:美文摘抄

夏天,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满是郁郁葱葱的树荫。

院不大,两丈许长,宽不盈丈。在南墙附近,从东到西,依次生长着五棵树:杏树、桃树、枣树、香椿和李子。门的两边,有一颗石榴,一根细竹,一棵细柏树。至于月季花、菊花、袖仙、指甲桃等明星。,他们一看到缝就出生了。我父亲种植并照料花树。我爸说他是本地人,什么都愿意活。

夹在桃和枣之间的臭椿树是自生的。越野越强。不到三年,树干就能抓到了。又狂起猛射,挺拔挺拔,掠过一蓬蓬的伞冠,像一个守护神,俯瞰着庭院中的绿色风扇。

父亲不喜欢那棵臭椿树。

臭椿带走了花木的土壤肥力,也带走了它们的阳光。

父亲抱着李子树,觉得梅子、桃子、杏子越来越稀。每年夏天,我听爸爸说臭椿树迟早要被砍倒。不过父亲只说了一下,臭椿还是粗的。

闲暇时,父亲总想呆在院子里,疯狂的砍树枝,掐枯叶,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蹲在凉水里,抽着一袋又一袋(我老家叫烟斗一烟斗)。父亲抽烟很多。烟草是在家种植的。割下来的烟叶用草绳扎成一根长绳,挂在屋檐下晾干。夏天,烟叶容易受潮。父亲用粪纸把潮湿的烟叶包好,放在炕上晒干。搓烟叶的时候,父亲也蹲在院子里,一边搓一边打喷嚏。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嘴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烟斗。铜烟壶,很亮;蓝宝石烟嘴;烟杆又长又竹,因为揉久了,又红又滑。乳白色的烟雾,沿着父亲灰色的胡须,一缕缕散开。

只有看书的时候,爸爸从不抽烟。在书上,他非常珍惜。夏天的中午很热很长。父亲总是把灰暗的太师椅搬到院子的阴凉处,睡一会儿,然后看书。书多为野史或武侠小说,线装书,如《金鞭记》、《唐朝》、《绿牡丹》、《儿女英雄传》等。页面是黄色的,纸张有点脆,但很少损坏。我爸特别珍惜那本书“,就是”。这是一个完整的农村习俗集,它的标题似乎是“不求人的一切”。比如书信和请柬的格式,红白喜事的习俗,四季的禁忌,除夕晚会。村子里发生了新的故事,父亲们经常被问到类似的事情。我记得,我爸写的小写挺帅的。村民经常请父亲喝酒。他总是说:“走,走。那我们一定去。”其实我爸爸很少去赴约。猜拳,闹一闹,想想就迷糊。最好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照看花草树木,听着栖息在梅树上的黄雀或翠鸟的歌声。父亲是一个安静的人。

院子里飘着浓郁的花香;潮湿的地面覆盖着绿色的天鹅绒苔藓。当时花多,果少。大概是因为臭椿树。一棵大李子树只结七八颗,都是紫色的,亮亮的。枣、桃、杏都一样。水果还没成熟就掉了。父亲似乎不太在乎水果,只要有一个安静的阴凉处。就是躺在墙角的梓木,不时生出一团团的黑木耳。父亲摘下来,洗了洗,用热水煎了一下,加了点糖。很好吃。每年夏天,我都会吃很多这种黑木耳。父亲不吃东西。偶尔挤一挤。嗯,很好吃。赶紧吃吧。我父亲总是微笑着看着我。

那年春天,李树盛开。星形白花,如一个巨大的雪球,覆盖了整个树枝树冠;它像一朵漂浮的白云,从天而降,栖息在树枝上。花期还没结束,李树就莫名其妙的死了。父亲经常迷迷糊糊地看着李树。

父亲有预感,但没有对任何人说。父亲喜欢一个人默默承受。

那年夏天,父亲突然去世。又厚又可爱的臭椿树做了他父亲的棺材。

第二年的忌日,我去祭奠父亲的时候,墓上覆盖着苦丁、矢车菊、蒲公英、紫灯笼花……和一片葱郁的绿草。野花团团簇簇,拥抱着父亲的灵魂……

当我在人生的道路上累了,特别想回到故居的院子里,在父亲的树荫下休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