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可以被打扰的地方 |创作者: 程予东

  • A+
所属分类:经典短文

蒙田说:痛苦丰富人的心灵。但我愿意相信,简单孕育快乐。也不排除痛苦的价值,但是人经历过痛苦,如果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就会停止追逐,掉头,走近另一种思维模式。这可能是一个简单的版本。随遇而安,无动于衷的心情。很容易被误认为没有进步,我固执地认为是靠生活方式。

有的时候,人不仅要承受从心底升起的欲望,还要承担自己岗位赋予的职责,甚至还要承担超越自己的痛苦。对于第一种,它溢满了所有的人,渴望不平静地转身。去自然多是暂时的安置,一旦回到生活的溪流,还是会追随欲望的脚步。他在自己的思绪里从左到右奔忙,心如刀割,你可以看到那张暴躁的脸和那双怨恨迷离的眼睛。如果可以,他愿意抬头看看陶家的东篱,在索罗的瓦尔登湖驻足。这多半是暂时的自救。那时候他痛苦的时候选择的不是心理习惯的力量,而是本能的释放。

第二种,当他在位,谋政,踊跃入世,当沉重的负担被一扫而空的时候,你看到他的夜是黑暗的,不是永久的黑暗。他寻求力量,在灵魂可以攀登的高度,他会捕捉到足够的力量,以敏锐的洞察力增强自己对挫折的抵抗力。他走过孟子的日子,人也会先苦尽甘来;他还将翻阅司马迁的序言,在序言中他为王文被捕演奏了《周易》,钟涅表演了《春秋》以示敬仰……。历史上那些有伟大人格的人,都是他对自己臂膀的支持。

第三,我们没有怜悯,只有爱。所以我们可以感动,可以感叹,这样的人每一次来到他的心里,都是一种净化。枯萎、破烂的子美住在成千上万的建筑里,世界上所有的穷人都很幸福。光是我家的冻死就让我们眼眶湿润。写下这一伟大悲剧的茨威格深表同情,在战争的深重苦难中看到了微弱的星光。他走进最深的黑暗,走在路上期待着温暖和阳光。张纯如用自己积蓄的力量收复了可怕的南京大屠杀,她被日本右翼所吓倒。我们看到了她顽强的光芒,但谁知道她心灵的艰辛,民族的苦难不应该属于个人。

当它属于每一个活着的个体时,就有了尺度和分数。中国入世是对个人价值存在的郑重告白,而当因入世的羁绊而难以扭转时,以一颗与生俱来的心去对待,是一种诗意的选择。你坐在老庄的思想里,顺应自然,尊重生命的原生态,在步道画中感到舒服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如果缺少亲近的力量,最好是学东坡的一生,一生被驱逐,离庙越来越远,多愁善感,英雄气概。“长恨这辈子不是自己过的,什么时候忘了营。”人心是天地赋予的。人要守本分,保持活力。不要因为世界而什么都想。“船从此就死了,江海送了一辈子”。优雅和浪漫缺一不可。

没有不安的地方,安心是我的故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