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和月亮的过去被深深铭记 |本文投稿: 宜苏子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冬天的几个月里,农村又苦又冷,冰雪像一个封闭的世界,却无法封闭孩子们躁动的心——。冬天的童年记忆就在眼前。

道路又冰又滑。大人们蹑手蹑脚的爬上来,我们完全无视,一路滑下去,唰的一声就倒了下去,但是地上是又厚又臃肿的棉裤,没有任何疼痛,我们就先笑了。在寒冷而孤独的空气中,笑声清脆而金属。

房子的屋檐下有一排长长的冰锥。让我们挑选一些。把它拿在手里,冰冷的。伙伴之间,挥手呐喊,模仿冷兵器时代的一场肉搏战。碰撞中,冰锥碎成几个冰棍,透明如晶石。嘴巴很馋。把冰棍放在舌尖,吸几口。又冷又笑。

“卖糖葫芦!”在巷子里,中年男人的喊叫声韵味悠长,带来诱惑。他骑着一辆28式自行车,前面系着一个草靶,里面全是糖葫芦,还有一串红色,特别是在黑白相间的安静冬日。甜腻的糖浆在清澈的空气中溢出。于是大家围在一起,花了2毛钱买了一串。我们是小偷。我们一点都不想受苦。我们必须选择最大的。酸甜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童年的味道。

冬月,乡下的妈妈,好像一直在转着锅。妈妈的粥,有家乡的味道,永远是最好吃的。冬天长,人闲,正好适合煮粥。比如糯米粥,需要时间。小火苗狂奔,舔着厚厚的锅底。锅里慢慢冒泡,银鱼像泡沫一样活泼。糯米糯米粥粘稠、芳香、软糯、无齿。煮小米粥的时候,我妈会扔一把红豆豇豆花生,盖上泡桐木的盖子,压火,慢慢煮。这样煮出来的粥颜色好,稠厚,有嚼劲。

冬天的几个月,出去谋生的爸爸回家吃妈妈做的饭。父亲会把粗糙的手伸向鼓鼓囊囊的包裹,这让我感到非常兴奋。一会儿,一袋山核桃或者一袋甜零食出现了。父亲把它给了我,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

父亲生意好,决定了即将到来的新年。他从棉袄夹层里拿出一沓钱,给了爷爷,剩下的留给了妈妈。如果这个时候,我能拿到几张十元大钞,自然会很开心。模模糊糊的,父亲饿了一冬天,终于没有白干活。

仰望天空,雪花飘落。一年中最大的节日即将到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