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传义 、网络写手: 李若东

  • A+
所属分类:散文赏析

传一,姓王,是W村的瞎子。据说这个名字是师父给他起的,说在盲人中,你只需要提一下名字就知道他是哪一代人了。我第一次了解川一是在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上。当镇干部给大家解读上级文件的时候,很多人开始打哈欠,有几个人竟然趴在桌子上安静的睡着了。这时,传一来了,引起了大家的兴奋。会计创工说,让董事长给大家说几句。我莫名其妙地看着瑞春,跟我解释说,川一是镇上的残联理事会副主席。他的士兵有几十个号码。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川一接触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了解他。川一的眼睛是小时候眼疾造成的,老婆是瞎的。在生活特别艰难的那些日子里,他一个人出去给人发大财挣钱养家,甚至生了两个健康的儿子,现在已经结婚了,真的不简单。有很多事情并不简单。绰号“鲍晓”的文房告诉我,川一是个有名的有能力的人。他是村里能工巧匠。他看不见,但会修理自行车、划船、缝纫等。也有人说“文革”期间,他曾以超强的记忆力,一字不差地背诵了老三篇杂文,成为学习毛毛的楷模。当时W村是全县有名的“红旗大队”,村里涌现出一批好人好事、模范人物,作为全县推广学习的楷模。有一段时间,村里参观学习的村队络绎不绝。这家伙当时还能露脸,领着游客毫无阻碍地走过大街小巷,跟正常人一样,真的让随行的人惊叹不已。

在1998年的第二轮土地承包中,为了改变人地失衡、零散地块不易耕种等一系列现实,W村在村民会议后决定调整全村的土地。在此之前,我们工作组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征求村里一些有影响力的民主人士的意见,川一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我和他聊了聊,做了个记录。他说只代表个人意见,不同意全村大规模调整土地。原因是村东村西的几个生产队性格差异很大,村民思想混乱,不守法,违反计划生育20多年。西部村民遵纪守法,没有超生现象,人地矛盾不明显。因此,建议以生产团队为单位进行自己的调整。他的意见很中肯,能代表村西几个制作组的意愿。我们在工作中采纳了他的意见,并在随后的工作中得到他的大力支持。

我在村里期间,只要我走在街上说话,他都会停下来笑着跟我打招呼:小李来了,今天跟我一起吃饭。我会开玩笑地说:“爷爷,吃什么?家里有好酒吗?”他通常会心一笑的回答,说有好酒好烟,但我怕你留不住。在这种和谐的氛围中,我和川一很熟。有时会在会后,我们静静地呆着,向我介绍村里这些人的气质、品行和习惯,以及他们在村里的名声,加深了我对他们的了解,为接下来的讨论和咨询提供了帮助。

我们村里的办公室和川一家是前院和后院。有一天传艺隔着墙叫我。小李,你能来我家帮我吗?我走到他家门口,他跟我打招呼,拉着我的手进了屋。我边走边开玩笑说:“爷爷,你今天准备好吃饭了吗?”我不会走的。他说他早就准备好了,但是怕你不在这里吃,就叫老婆婆去给小李倒水。坐在一边的老婆赶紧起身去厨房提水壶,然后从厨房里拿出一个洗干净的碗和一个装满白糖的瓶子,倒了半碗开水,刷刷甩了,用勺子从瓶子里挖了一勺白糖才冲进水里。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我目瞪口呆,然后一股暖流从心里升起,村里所受的委屈被这碗白糖瞬间融化。传义看不到我的表情,但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我此时的心情。小李先生,你为我们村的土地调整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代表老老少少感谢你们。现在像你这样能扎实为老百姓做事的人已经很少了。老老少少都看在眼里。可能他们的表情不一样吧。不要放在心上。你还年轻。锻炼身体有好处。以后你成了大领导,大爷就请你喝茶。

这就是瞎子传义。有人说他坏,有人说他好,有人说他倔,但是他和他老婆一辈子在黑暗中生存真的不容易。将近二十年过去了,听说传一和他老婆也骑着鹤西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