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移动 、投稿来源: 季琼琼

  • A+
所属分类:亲情文章

下午忙着统计学生保险。无意中回头一看,只见学生曹银转正躲在门缝里往办公室里看。因为我不能被数钱分散注意力,所以我没有再看她。当手头的事情结束的时候,我看到她还在努力往办公室里看,她的眼睛好像一直盯着我。只是当她和对方做眼神交流的时候,她就赶紧躲开了,我就对她招招手。

只过了一会儿,她就像一阵风一样席卷了我。我还没来得及问是不是有问题,就看到她刷“ ”在我桌子上放了四朵塑料花,说:“老师,这是给你的!”说完,匆匆跑开。脚步声带来的灰尘在空气中肆意飘荡,只是慢慢消散了很久。

那一刻,我傻了,真的傻了!第一反应是,今天是教师节吗?抓起手机日历一看,不对,今天是9月7日星期一!突然我的心猛地一紧,鼻子突然发酸,一股滚烫的暖流流遍全身。静静地盯着这些花看了一会儿,很久没有言语。没想到新学期会收到学生的礼物,也没想到是曹寅转来的!知道我被这个宝贝感动了。

曹银转,一个比班里其他同学大几岁的孩子,遗传了她家特有的先天性智障。记得去年我接手一个班的时候,她是个连名字都不会写的女生。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她学不到别的东西,但她不会写名字。依稀记得那次课间休息,她悄悄的抓住我,然后迫不及待的露齿一笑,指着作业本上那三个歪歪斜斜的铅笔字对我说:“老师,我自己写的!”我拿着笔记本,研究了很久。真的是她写的,因为本子上的三个铅笔字“曹银转”很丑,真的很丑,但是又丑又可爱!

别看这孩子智力有缺陷,但他极其勤奋。因为她个子高,被安排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也就是说她总是一句话不说就把垃圾倒在垃圾桶里,只要垃圾桶里的垃圾是满的。有一次,我看着她抱着垃圾桶一瘸一拐地走出来。问完之后才知道她的腿断了。我说,“回家吧,等她腿好了再倒。”,但是不管她怎么点,她都不听,嘴里一直模棱两可,“没有老师,班级会很脏,很脏。

这个孩子总是那么“傻”,但是傻的让人心疼。冬去春来,即使是夏天,班里也看不到一只干净的苍蝇,功劳主要还是她!学期结束,我奖励她一叠笔记本,她又咧嘴笑了。她的嘴又宽又暖,让我有种想往嘴里塞香蕉的冲动。

放学后,桌子旁的老师好奇地问我这些塑料花是从哪里来的,我解释说是学生曹寅转来的。从“天,是她送的吗?!”我读出了菅直人先生的惊喜。难怪她会惊讶,因为她知道曹银转的事。我记得去年我们被分配到小学教书的时候,菅直人先生说她刚刚被一个学生吓坏了。她看起来很不正常,眼神躲躲闪闪地偷看你,头发蓬乱得像稻草,脸很脏,衣服好像从来没洗过。重点是鼻涕在跑来跑去对你傻笑,头皮直!而正是我刚接手的那个学生曹银转,笑得菅直人头皮发麻。

很长一段时间,菅直人先生从沉思中走出来,对我说:“琼琼,我认为你过去一年最大的成功不是在你的班级语文考试中总是获得第一名,而是为曹寅做出了巨大的改变!”对,教学生一门最好的语文怎么样?比起长时间做男人,那些只是暂时的。现在她看到的曹银转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曹银转了。孩子的衣服变得干净了,改掉了很多之前积累的坏习惯,逐渐养成了讲卫生的好习惯。甚至在遇到学校老师的时候,他也不再扭头就跑,而是主动上前恭恭敬敬。

看着桌上不同颜色的塑料花,又红又热,又黄又亮,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很久,但很久都不想放下,就找了丝线绑在一起,默默的插在笔筒里。这原来是我第一次把花放在书桌上,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纪念这个意外的举动,而是提醒自己不要忽视和放弃任何一个学生,而是要看着他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