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相瑞 |转载人: 子薇

  • A+
所属分类:散文赏析

桂花突然绽放,丛生,金黄色、乳白色、橙红色、碎米粒,围在枝头。我们这里有更多的金、银和月桂,但肉桂更少。

太阳从天而降,桂花的香味更加浓郁;当细雨从天而降时,桂花的香气变得更加浓郁;当微风从看不见的地方吹来时,桂花的香味变得更加浓郁。……原来桂花这么聪明聪明,知道怎么把自己变得更漂亮更好。因为秋天的寒冷,桂花的香味有些清亮逼人,把人吸引到节气的深处。

金秋一到,整个城市都陷入了优雅而醇厚的桂花香。生命的美丽在于时间像船一样流动,但总有各种各样的美丽在我们面前等待着我们,如春花、秋月、夏风和冬雪,它们值得我们用一生的快乐去期待、欣赏、收获和珍惜。

那天从外地回来,一个文艺朋友在包里拿出一根短树枝,一股甜甜的香味扑面而来。她把树枝上的桂花一点一点地扭起来。我在想她会怎么处理它们,但我看到她一声不吭地把它们都放进了衬衫口袋。桂花干净,不用担心会像其他花一样。如果不小心用浓汁染了衣服,就洗不掉了。桂花不会,只会让你充满香气,却永远不会给你增添一丝烦恼和烦恼。

寒露前夕,下班后,看到两个女人手里提着包在小区里摘桂花,她们都没摘。他们只是把碎米粒的桂花一点一点捏进包里。当我走到人群中时,我看到已经有不到半个袋子了。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在摆小吃摊,摊上的各种小吃,桂花酒一定少不了。我在沉默的诱惑下,匆匆回家捡了一个小银盆,走到月桂树林,像捏碎米粒一样把桂花一点一点地捏进盆里,就像下雪一样,一层一层地掉下来。没过多久,鹏鹏就松散地覆盖了整个盆地的底部。然后我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有一个小半盆了。别太贪心,赶紧离开。两个女人还在专心采摘,真的是在卖桂花酒。

当我回到家,我冲到超市。我的购物篮有点破旧,只有一瓶蜂蜜。然而,正是这瓶蜂蜜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付钱的时候,我听到一个跟着我的年轻女人对她的小孩说:“有一天,我妈妈会摘一些桂花做沾了蜂蜜的桂花给你吃,好吗?”一股暖意溢满我的心田,那冰凉细细的桂花是那么深入人心。

枝上生长的桂花,如果用平实的语言来形容,比起各种花来,似乎更讨人喜欢。但是,一旦放入有烟火味的锅碗瓢盆里,马上就亮起来了。酿酒水是我的最爱。如果煮熟放在碗里,再舀一勺加糖或蜂蜜的桂花,不仅好吃,而且好看。其实桂花做的美食有很多,糯米、桂花藕、桂花紫薯糯米、桂花粥、桂花酥、桂花糕、枸杞、桂花茶……

元宵过后,或者酒和水,捏一撮桂花放进去,香味不仅会甜,还会有桂花的香味。早年,我经常和三两个朋友在街上闲逛。当我又累又饿的时候,看到各种小吃摊,就坐下了。二街、双通里、华苑街、福禄商场,酒水推车,或者混在小吃摊里,或者静静的独立在街巷里,小吃摊的老板娘,都是又快又轻松。特别喜欢寒冷的冬天,老板娘只需要一会儿就忘了在一碗热气腾腾的酒里加一勺桂花就可以上桌了。我立刻被冰冷的“烟笼包围,冰冷的水,洒满月光的沙”。发酵成酒的糯米随着勺子的搅动飘忽不定,像极了人生的起伏;水纹饱满,含在口中,细嚼慢咽,甜而不腻;奇妙的是,瓷碗里散落的桂花,也是沉睡的味蕾,瞬间就能被唤醒。

后来逛街的频率逐渐变得稀少,但对桂花酒的喜爱却从来不冷漠。几天后,我赶到了以前的红墙院,在那里做了几十年桂花酒的老奶奶。她的背弯得无可救药,但她仍然情绪高昂。每次我去,她都忙着七八件事,要么是选菜,要么是洗衣服,要么是在她两个家之间来回穿梭。看到我,没等我开口,老人洗了手,打开赭色瓦罐上的玻璃盖板,拿了一个长柄大勺子,舀了两斤桂花酒,拿了一袋水递给我。又重又好吃,才十块钱,我接过来说“谢谢!”,老人总会回来。“谢谢你照顾我的生意!”

时光飞逝,呼啸而过,多少人和事,仿佛只是一个盹,离我们远去,回首时,人们生出遥远的恍惚和叹息。好在世界上有各种美食,还有我们精心收藏的桂花,日复一日的滋养着我们,历久弥新。

其实桂花并不美,是那种被扔到人群里马上就会淹死的女人。她每天都很忙,生怕辜负了上帝给的很多时间。她走得很慢,即使当她坐下来休息时,她的大脑也在试图改变如何更恰当地处理身后的成堆的东西。没有人在乎她,她也不介意别人不在乎自己的存在。她外在的平静没有波澜,但内心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她不想和任何人争论,也不想和任何人争论。她只是在尽力做自己。

酒香不怕巷子深,花香不怕外表冷。描写桂花的诗句中,最生动的是这首:“人间尘外有一种冷冽的清香。怀疑是月娥在天上喝醉了,剧砸了黄云。”

垄断三秋,压制别人。这样的赞美,对于桂花来说,足以安慰她的一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